台湾给世界的礼物

台湾给世界的礼物

编注:本文为《少年台湾史──写给岛屿新世代和永怀少年心的国人》书稿选刊:第一篇第二章,获原作者周婉窈教授授权转载自《台湾与海洋亚洲》。文内小标为《Mata‧Taiwan》编辑所加。

作者:周婉窈(国立台湾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2000 年 2 月 17 日,英文科学週刊《自然》(Nature)刊登一篇题为〈台湾给世界的礼物〉(Taiwan’s gift to the world)的文章,作者是 Jared M. Diamond。《自然》创刊于1869年(台湾还在清领时期),是非常重要的世界性科学週刊。

台湾给世界的礼物
“Taiwan’s gift to the world" 第一页(局部),该文可从Nature週刊线上版下载。
台湾给了世界什幺礼物?

这篇文章写些什幺?台湾给了世界什幺礼物?简单来说,距今约五千年前,台湾原住民开始将他们的语言传布到东南亚,之后讲这个语言的人群又将他们的语言传布到更广大的区域,结果是:从东南太平洋的复活节岛到非洲马达加斯加岛之间广大领域的人群,都讲同一语系的语言。这个语系叫做「南岛语系」,详细内容,我们留待下一章说明。除了语言之外,许多研究者认为台湾原住民还将当时的农业技术,以及一种做陶的技术(拉匹达文化,Lapita culture),传布到东南亚。这就是台湾原住民给世界的礼物。

台湾给世界的礼物

这篇文章提到,台湾原住民约在六千余年前,从今天中国东南(华南)一带,迁移来台湾,在台湾停留约一千年,才有一小部分人群再往菲律宾群岛一带迁移,带去了他们的语言。

若台湾原住民来自「中国东南」,那他们是「中国人」吗?

从「中国东南」来?那幺,台湾原住民是「中国人」?当然不 是。「中国人」的前身是「华夏」集团,「华夏文明」在原住民迁来台湾后二千五百年才出现,也就是距今约三千五百年左右。换句话说,原住民移来台湾后很久, 华夏民族才形成。

你们也许听过这样的说法:人类的祖先是从非洲出来的,透过粒线体DNA的研究,从女方的系谱往前追溯,我们都是一位叫做「粒线体夏娃」 (Mitochondrial Eve)的老祖母的子孙;这个名字是科学家给她的暱称。这是二十余年前,科学家根据各种研究所获得的看法,牵涉到很多学科,学问很艰深。

我们的祖先,相对于之前的人类,被称为「现代人」(modern humans)大约在距今二十万年前出现,他们原先居住在非洲,我们的老祖母「粒线体夏娃」大概活在距今九万至十四万年前。(年代差好大!科学研究在某些课题上就是没办法很精确。)大约在距今六万至十万年前,有一小群「现代人」从非洲出来,往外迁徙,我们都是这一小群人的后代,后来外表的不同,如黄皮肤黑头髮、高鼻子白皮肤蓝眼珠、大个儿小个儿,都是演化的结果。

在我们的「现代人」祖先离开非洲之前,「人类」(humans)在和黑猩猩分途演化之后,已经有好几波的人群「出非洲」(out of Africa),迁移到其他地区,但他们都没存活下来,都不是我们直接的祖先;约三万年前,我们的祖先取代了所有其他「人类」的后代(主要是尼安德塔人),成为世界上唯一存在的「人类」。因此,许多考古发现的人类化石,如着名的北京猿人(约五十万年前),其实和我们的「现代人」祖先没有关係,算是早就分家的「远远亲」。虽然仍有人努力想证明北京猿人和当代中国人之间的演化关係,但实在欠缺基因学的证据。

「现代人」同出一源,来自非洲,是过去二十余年来科学界的共识,或许将来会被修正,但那是另外的问题。总之,那些在非洲之外发现的、早于十万年前的 人类化石,和我们这支「现代人」祖先是没有直接关係的。当然,他们也是我们了解人类演进的重要关键,但脉络不同,不能混在一起谈。

我们的「现代人」祖先出非洲之后,有一小支人群往欧洲和亚洲移动,他们和后来的欧洲人、亚洲人与美洲人有密切的关係;另外,有一小支人群于五万年前来到今天的澳洲,成为澳洲土着的祖先。现代人迁移欧洲的过程,很複杂,在这里,我们只谈亚洲部分。

吴越非华夏子孙,西施是江南原住民

根据科学期刊《科学》(Science)最新的基因学研究(2009 年 12 月),人类出非洲之后,经过中东、印度、中南半岛,抵达今天的华南,然后再往北迁徙,换句话说,东亚人群的祖先来自华南。请看下一页的人类迁徙图(授权洽商中,还无法附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有几支人群经由不同的路径往今天的东南亚各岛屿迁徙。在这张图上我们特地析出华南到台湾、台湾到东南亚的阶段性路径。

一般认为现代人大约在六万年前抵达华南,他们在这个地方停留很长久一段时间,有几支人群再往北迁移,约在四万年前抵达中国黄河流域一带,而他们的后代就成为华夏文明的主人。华夏集团势力变大以后,往南扩张,逐渐把原本不同的族群纳入自己的文化系统中,例如,吴越本来不是华夏民族,在二千五百年前左右开始「华夏化」── 美丽的西施可是江南原住民,不是华夏姑娘!至于汉文化抵达今天福建和广东一带,不过是一千六百年前的事。

在这个历史过程中,福建和广东一带的人群,大多数变成「汉人」,但实际上,就基因类型来说,他们和北方的汉人很不同,反而和台湾原住民以及东南亚多数人群较为类似、相近。也就是说,如果拿基因亲缘树(注)来说的话,华南汉人、台湾原住民,以及东南亚多数人群之间的关係,比起他们和北方汉人的关係要近得多了。

人类的迁徙通常只是一小支人离开母体,而不是整批人离开。另外,语言的传布固然一开始要靠讲这个语言的人群,但不代表后来讲这个语言的人群都是他们的后代,历史上有很多例子告诉我们:多数族群会因为种种原因而接受少数族群的语言。在台湾原住民往南迁徙时,东南亚很多地方已经有在地人群,他们接受了外来的语言和技术,又向外传布。因此,我们无法说原住民就是东南亚人的祖先,实际情况应该很複杂才是。请保持探索的心,不要轻易说谁是谁的祖先,也不要轻易相信我们是谁的子孙,未经检验的知识,没太大意义。若要说,我们都是非洲人的子孙。

南岛语、农耕和製陶技术的传布,是台湾曾给世界的礼物。那幺,今天,我们能给世界什幺呢?少年家,想想看吧!

注:「亲缘树」(phylogenetic tree)又称为系统发生树、演化树,是一种用树干分枝的方式,呈现生物体之间在演化过程中的亲疏远近关係,但也用来图示非生物性事物之间的关係,例如语言演化之间的关係。在亲缘树的图上,分杈越远,表示关係越远,但所有分支都指向一个共同的源头。